• 传奇理财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产品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评论
  • 人物
  • 体育
  • 拜登难以摆脱特朗普

    发布时间: 2021-11-27 12:08传奇理财 > 国际 > 拜登难以摆脱特朗普 阅读()

      拜登难以摆脱特朗普

      孙兴杰

      最近美国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选举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共和党在弗吉尼亚州获得了胜利,而新泽西州,民主党也只是险胜。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大佬诺克罗斯似乎对民主党的前景比较悲观,他认为,如果民主党要保持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那么现在就要改变选民的想法,新泽西州有四五个民主党的众议员席位摇摇欲坠。从历史来看,靠近首都华盛顿特区的新泽西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州长选举结果与中期选举没有必然的关联,但是这次选举结果之所以备受关注,主要还是对拜登执政大半年来的一次民意测验。另外,前总统特朗普在州长竞选期间为共和党站台,并且宣布考虑在2024年再次“出征”总统大选。拜登在为弗吉尼亚州州长竞选造势的讲话中,几十次提到了特朗普。看起来,拜登还没有从与特朗普的选战中走出来。特朗普不但没有离开政治舞台,而且仍然是舞台的主角。拜登与特朗普之间的政治博弈与角逐构成了当下美国政治中的独特景观。

      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选举在大选后一年举行,算是对新任总统的一次民意测试,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州失利,蓝变红,这似乎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时卷土重来,夺回参众两院控制权的征兆。当然,即便弗吉尼亚州的选举没有出现意外,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跌至历史新低。总统胜选之后,支持率下降也算正常,但是拜登的支持率下滑之快可以形容为“土崩瓦解”。其中的原因在于,拜登执政能力受到质疑,比如说“喀布尔陷落”让拜登的外交与战略能力颇受质疑,拜登在多大程度上兑现了竞选承诺?得益于疫苗,美国在11月开始开放边境,但是经济、种族关系以及气候变化等核心问题,拜登乏善可陈。除此之外,特朗普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去年大选支持拜登的选民中有相当数量的人只是因为讨厌特朗普,而现在特朗普已经离开白宫了,拜登也就失去了一堵防护墙。民主党的胜利得益于反特朗普的情绪,以及疫情之下邮寄选票的增加,到明年中期选举,这样的优势即便还会有所保留,但会大打折扣。

      拜登以建制派或者成熟政治家的形象入主白宫,但是大半年来,人们发现,特朗普已经钻到了拜登的行李箱。首先,拜登上台之后在相当程度上延续了特朗普的政策,包括与盟国的关系。拜登声称“美国回来了”,但是特朗普政府对盟国加征的关税并没有在拜登上台之后就取消。其次,拜登签署的基础设施投资法案,其实特朗普已经有此构想,算不上是拜登的新政。最后,拜登推动的“中产阶级外交”,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没有本质的区别,拜登的中产阶级是否包括白人蓝领?当然包括在内。

      在疫情之下,美国经济复苏乏力,货币放水加上全球供应链动荡,美国国内通胀高企。在大选期间,拜登的短板就是经济,现在似乎应验了,拜登是一个不太会搞经济的总统,而其力主推动的还是一系列增加开支的计划,在美国国债超过上限之后,还要扩大支出,“拜登经济学”会成为负资产,要获得民主党内的支持都是个问题。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是其任内美国经济增长率比较高,作为一个自诩成功的商人,特朗普对自己管理经济的水平非常自信。

      对于拜登来说,中期选举是一大关,民主党在参众两院的优势极其微弱,如果中期选举“失手”,拜登就进入了跛脚期,要推动重大的议题几无可能。当然,在中期选举的压力之下,民主党也可能会被动员起来,在中期选举之前尽快推动拜登以及民主党的重大议题。问题在于,民主党内也有分歧,拜登要弥合民主党内激进派和温和派之间的分歧也非易事,大半年来,拜登推动的只是已经大大缩水的基建法案而已。

      特朗普一直没有离开政治舞台,2020年激烈的选战以及惊心动魄的权力交接之路,不仅成为美国选举政治中难以翻过去的一页,也成为特朗普和拜登、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死结”。美国国会成立了国会山骚乱的调查委员会,特朗普及其身边的人还在被调查之中,但拜登已经陷入进退两难之中:如果全力支持调查委员会对刚卸任的特朗普进行调查,那么,拜登在卸任之后将不可避免地遭到特朗普以及共和党的“对等”调查;如果特朗普在调查中毫发无损,那无疑会进一步提升特朗普的政治影响力,提前打响2024年的选战,特朗普成为无处不在的“影子总统”。

      特朗普似乎从去年大选失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重整旗鼓,开始了“复仇之路”。于特朗普而言,2020年大选失利是个意外,作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刚刚熟悉和适应总统的角色,白宫的生活戛然而止。特朗普没有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意味着特朗普并不接受大选的结果,至于是否参加2024年大选,特朗普及其团队还在观察。明年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或许会做出最后的决定,即便特朗普不亲自披挂上阵,他对共和党的掌控并没有削弱。特朗普最近表示,如果自己要参加大选,其他人就会为之让路。这种表态既是吓阻共和党内可能的挑战者,同时也是提前进入选战状态。国会山骚乱之后,批评特朗普的共和党议员已经被孤立,“特朗普共和党”已经成为美国政治中的硬核事实,共和党政客要赢得选举或者高升一步,就不得不讨好特朗普。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也有意参加大选,但是特朗普说,黑莉已经表态,如果特朗普参选,她将退出。特朗普不忘提醒黑莉的两次“掉队”——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种族骚乱以及今年的国会山骚乱,黑莉没有站在特朗普一边。特朗普依然是睚眦必报的风格,但共和党内似乎现在还没有人能够挑战特朗普。

      难以摆脱的特朗普,是拜登的一块心病。拜登执政大半年的成绩并没有表明他能扭转美国政治社会的方向,更不能印证特朗普以及特朗普主义只是美国历史中的插曲,相反,拜登可能只是插曲,是相对温和或者带着伪装的特朗普主义的执行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传奇理财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产品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评论 - 人物 - 体育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21 www.cqkjfs.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传奇理财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