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奇理财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产品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评论
  • 人物
  • 体育
  • 韩国的经济趋势是个谜:价格“上涨” 一个西兰花涨到了近3000韩元

    发布时间: 2021-12-14 12:09传奇理财 > 国际 > 韩国的经济趋势是个谜:价格“上涨” 一个西兰花涨到了近3000韩元 阅读()

    原标题:疫情加剧经济下行,韩国经济走势成谜?

    目前,在奥米克隆新变种病毒肆虐的时候,韩国民众不仅要忍受飞涨的物价,满足日常生活基本需求的电、气也成了他们难以承受的负担。

    12月13日,有消息称,韩国政府计划将明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目标定在2%-3%,这是2016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并计划在明年上半年冻结电力和城市燃气收费,全力稳定物价。

    韩国当局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将明年涨价的管理目标值从1.4%提高到2.0%以上。在此调整之前,最高价格涨幅为1.9%。在物价涨幅创历史新高的同时,人民群众的燃油电费负担越来越重。

    韩国自10月1日起上调电价,这是韩国政府时隔8年后第二次调整电价。有分析指出,电价上涨主要是由于LNG、煤炭、原油等燃料成本飙升。现在,为了不加重人民生活的困苦,韩国政府决定采取措施稳定公共开支的增加。

    然而,政府干预还能持续多久还不得而知。在变异病毒的拖累下,外界甚至对韩国的经济增长变得悲观起来。韩国某智库预测,由于私人消费和全球需求疲软,预计2022年韩国经济同比增长2.8%,低于今年预测的3.9%。

    价格正在“上涨”

    今年物价的大幅上涨,无疑成为了韩国民众最大的担忧。菜篮子的价格首当其冲,在百姓餐桌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西兰花是韩国人餐桌上的代表性蔬菜。据悉,一个西兰花的价格已经涨到了近3000韩元(约合人民币16元),同比上涨了近50%。韩国白菜也录得了50%的涨幅,现在一颗白菜已经卖了近25元人民币。

    烹饪常用的食材,如黄瓜、生菜、肉制品等,价格也有所上涨,同比涨幅最大,达到90%。食品价格的飙升也导致韩国人的餐饮支出急剧增加。人们普遍食用的酸菜汤、凉面、拌饭的价格都涨了。其中,市场上酸菜汤的平均价格已超过7000韩元(约38元人民币),高于上班族午餐的平均成本。

    在疯狂的食品价格背后,韩国的通货膨胀率正以过去十年来最快的速度飙升。数据显示,11月韩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3.7%,其中,生活价格、生鲜食品价格和农水产品价格均成为推高价格的主要原因。韩国CPI涨幅不仅超过了经济学家的预测,还连续8个月超过韩国央行2%的目标。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韩国的通胀属于输入性通胀:“韩国物价上涨不是因为经济过热,而是因为供给冲击。也就是说,国际资源价格的上涨,包括韩国海外所需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导致进口价格的上涨,将对韩国依赖制造业生存的模式带来挑战。”他说,韩国没有价格管理机制,价格仍然由市场供求决定。为了保证企业价格的空间,韩国选择将价格压力直接转嫁给消费者。

    此外,孙还认为,过高的通货膨胀水平并不像以前那样与国际合作和分工机制有关。“韩国政府对价格干预作用不大,成本压力只能通过市场机制向下游传导。原本可以通过全球合作找到解决通胀问题的替代方案,但疫情过后,去全球化浪潮接踵而至,带来的只是越来越严重的压力

    今年9月,韩国电力决定从10月起上调电费,这是韩国8年来首次上调电费。据推测,以一家四口为基础,你每个月需要多交1050韩元(约5.8元人民币)的电费。有分析人士指出,短期内,电费的增加是由于燃料成本负担的增加。

    就在价格调整两个月后,韩国政府计划在2022年上半年冻结电力和城市燃气成本。其实在此之前,韩国政府已经冻结了第二、三季度的电费、煤气费,但后来决定提价,是因为政府认为长期降低公共收费得不偿失。现在,韩国政府再次选择冻结电费和煤气费,这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

    “韩国政府采取价格管理的方法,这是唯一的办法。”孙李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韩国政府的做法可以暂时保持经济的韧性,从而避免进一步的通货膨胀加剧经济下滑。他认为,这种做法有助于韩国继续寻找像RCEP这样可以分工分担风险、创造商机的全球区域经济合作新场景,以等待经济复苏解决韩国当下的痛点。

    我们能一劳永逸地提高利率吗?

    虽然是亚洲第一个走上“加息”道路的主要经济体,但韩国并没有解决自身的通胀问题,反而呈现出越来越大的势头。

    11月25日,韩国央行召开金融货币委员会全体会议,决定将基准利率从0.75%上调0.25个百分点至1.0%。三个月前,韩国央行刚刚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75%,打破了过去三年零加息的纪录。与此同时,韩国的通货膨胀没有停滞的迹象,今天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面对飙升的通胀,韩国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再次加息。尽管韩国央行宣布第二次加息,但它也暗示将进一步削减刺激措施,以避免资产泡沫和进一步通胀。

    对于韩国加息的影响,孙直言不讳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一举措的效果非常有限,对经济的杀伤力甚至会更大。“在美国加息之前,韩国已经率先加息。如果美国以后加息,韩国将面临国内资金流入美国的局面。

    ,这对韩国来说将是雪上加霜的情况。”在孙立坚看来,对韩国来说当下最好的做法是暂时进行国家的价格管理,以此确保国内整体营商环境的稳定。

      但在是否采取加息措施的讨论里,韩国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窘境。而这也是当前韩国经济的脆弱性所决定的。

      12月13日,韩国央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韩国需要“稳步调整”为支撑受疫情冲击的经济而维持的高杠杆水平,因为过度的负债可能会导致金融不稳定。

      报告中发出的预警,正是因为韩国不断增加的家庭债务。11月15日,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的全球负债(Global Debt)调查报告显示,以今年第二季度为基准,韩国家庭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为104.2%,在调查的37个国家当中排名第一。

      背负高企家庭负债的韩国民众,还面临着实际收入下滑的风险。据了解,今年第三季度,韩国民众的实际收入不但没有增加,还时隔五个季度出现倒退,这就使得韩国大多数普通民众特别是低收入群体,能更加明显地感受到高物价的冲击。

      在充斥着各种不利因素的大背景下,外界对韩国经济前景的预测也开始调整。

      12月1日,据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经济展望,将韩国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从原先的2.9%上调至3%。虽然经合组织的预期有所上调,但仍然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3.3%)和亚洲开发银行(3.1%)的预期值,勉强与韩国政府和韩国央行(均3%)持平。

      孙立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忧虑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在全球传播,各国为防范疫情对人员和车辆实施限制性管理,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普遍下调了经济体未来的增长预期。除此之外,他认为在宏观层面上还有两大因素造成了韩国经济的不稳定:“首先,是因美国经济过热所造成的美联储加息,也因此,美国股市会做出调整继而影响全球资本的走向;其次,是韩国即将面临大选,政局的短期波动也会影响韩国经济的稳定性发展。”

      在外部的影响之外,韩国当前疫情的不稳定也成了它经济复苏前路上的“定时炸弹”。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截至12月12日0时,韩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689例,单日新增病例数连续多天在高位徘徊。前一天,韩国新增死亡病例80例,创疫情暴发以来新高。奥密克戎病毒的肆虐,将让韩国在疫情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在孙立坚看来,像韩国这样对外向型经济依赖程度高的国家,若没有出口的订单,生产能力将会闲置,经济将会越发低迷。“疫情之外,全球化分工的缺失,更是使经济难以复苏这一短期问题长期化。”孙立坚向记者指出。

      (作者:胡慧茵 编辑:李莹亮)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传奇理财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产品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评论 - 人物 - 体育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21 www.cqkjfs.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传奇理财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