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奇理财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产品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评论
  • 人物
  • 体育
  • 原创 网易云上市,丁磊却emo了?

    发布时间: 2021-12-08 12:03传奇理财 > 人物 > 原创 网易云上市,丁磊却emo了? 阅读()

    原标题:网易云上市,丁磊却emo了?

    听首歌,我被致郁了,它赚到手软。/图虫创意

    12月2日,丁磊第四次拿起敲钟锤。

    前三次敲钟分别是为网易和网易有道,这次是为网易云音乐。

    “网易云音乐终于上市了。”相关报道里,频繁出现“终于”二字。网友们感慨这段跌宕起伏的上市故事,总算迎来结局。

    2019年,丁磊表示网易云音乐将上市,随后便没了声息;2021年3月,网易云音乐内部传出准备上市的消息,8月通过了港交所聆讯,但在上市最后阶段,丁磊突然叫停IPO计划。

    延后了4个月,网易云音乐才真正在港交所上市。当天,网易云音乐在首页置顶了歌曲《好运来》。相比歌曲评论区里贺声连连的景象,它开盘第一天就破发、截至首日收盘跌幅2.49%,看得出,投资者仍保持观望态度。

    此前,据网易云音乐招股书,它在2018-2020年内累计亏损近50亿元、2021年上半年亏损5.3亿元。

    在连年亏损、市场态度暧昧的当口儿,网易云音乐却不再延缓、毅然上市。它的底气从哪来?未来又能走多远?

    虽然上市首日就破发,但网易云音乐未来的路,仍然云雾迷蒙。/图虫创意

    版权放开

    在数字音乐行业,得版权者得天下。

    在音乐版权混战时期,网易云音乐竞争力不足,连用户都替它着急。2018年,丁磊的社交账号评论区曾被刷屏:“小丁,多和周董搞搞关系,版权的事早点提上日程。”

    之所以专门提周杰伦,是因为他的歌迷体量、歌曲播放量都极为庞大。关于周董歌曲的版权争夺战,亦被视作版权大战的缩影。连周杰伦自己也曾在歌曲《土耳其冰淇淋》中唱道:“我干脆自己下车,指挥乐坛的交通。”

    得杰伦者,得“天下”。/图虫创意

    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最强版权令”,规范了在线音乐市场的版权问题。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和腾讯音乐,都在第一时间与周杰伦的公司“杰威尔”沟通。虾米音乐的创始人朱鹏甚至亲自飞到台北拜访杰威尔,以表诚意。在价高者得的规则下,腾讯音乐胜出,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失去了周杰伦。

    当时,网上有传言,周杰伦从网易云音乐“离开”,将带走15%的用户。这个数据是真是假,难以考究,但丁磊确实曾被气得公开表示,“数字音乐本来应该是一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自由竞争市场”。

    腾讯音乐,则在周杰伦版权掀起的马太效应下,一路绿灯,截至2017年末,已与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签订中国大陆的独家版权,并在2018年成功上市。

    无法点击的周杰伦歌曲,是网易云音乐与用户的痛。/网易云音乐截图

    2021年发生了两件事,让网易云音乐重新看到希望。

    一件是在5月,网易云音乐与索尼音乐达成合作关系,获得旗下蔡依林、A-Lin、宇多田光、Adele等歌手的版权。最令用户激动的是,索尼音乐是杰威尔音乐的全球代理发行商,2020年底就曾授权国内公司发售“周杰伦出道20周年的14张专辑黑胶礼盒”。因此,网友们纷纷猜测:以后听“周杰伦”,要转移到网易云啦?

    另一件,7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介入数字音乐行业、放开了音乐版权,这意味着不再有“独家版权”概念。网易云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风华秋实等音乐公司签约,让鹿晗、张信哲、陈伟霆等歌手在“云村”重见天日。

    英皇娱乐版权回归那天,网易云音乐快乐得像一个3岁小孩、整理了一份英皇歌单。/网易云音乐截图

    或许,是腾讯音乐在获得海量版权后不久就上市的故事,给了丁磊底气;或许,版权市场格局在一夜间扭转,让他觉得未来事态趋好,并自信地将“6000万首曲库规模”写进招股书。

    独家版权时代的终结,将网易云音乐向前推了一步。

    娱乐至上

    大局能否成,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时代变化是契机,网易云音乐早早打拼下来的音乐社区,则是丁磊的“人和”。

    CIC市场数据显示,2020 年国内在线音乐市场规模为128 亿元,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为495亿元。相比之下,在线音乐的周边产物社交娱乐板块潜力更大,2020年的市场规模为285亿元,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达上千亿元。

    社交娱乐是一块大蛋糕,网易云音乐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抢先入局该市场,甚至有人笑称,网易云音乐“是靠评论发家的”。

    网上流传着一段关于“师母”的传说。师母是网易云音乐最初期的三位产品经理之一,另两位是“Falfan”和“明镜”。

    2012年,师母为了给网易云音乐打造差异化,意图在音乐市场上站稳脚跟,推出“歌单”和“日推”功能,并着重引导评论区往文艺小清新的方向走,由此为前者插下“文艺青年聚集地”的旗子。

    该属性衍生出的、源源不断的“网抑云言论”,曾数次将网易云音乐送出圈。

    晚上12点,“网抑云”时间到,大家可以开始emo了。/《听什么歌都像在唱自己》

    比如现象级歌单《网抑云》,截至2020年8月,总播放量已高达1463万次、拥有151万条评论,其中“年轻时我想变成任何人,除了我自己”“他不在对岸,我也不够勇敢”等金句,现在还被当成梗,被云村居民反复把玩。

    据相关数据,截至2021年6月,有超48%的网易云音乐用户会浏览评论区、有27%的活跃用户曾撰写原创内容。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上有超过28亿个歌单以及难以计数的评论内容。

    另外两个社交娱乐玩法——“私人歌单”和“测试/报告系列”,也是网易云音乐的话题制造机。

    “私人歌单”的最初定位,是为用户推荐冷门歌曲,比如小语种歌、摇滚等派别的歌曲,亦强调了其小众属性;“测试/报告系列”植根于“年轻人渴望被了解内心”的心理,诱发分享转发行为。

    光是在2021年,网易云上制造的大范围刷屏爆款,就有“摸鱼计算器”“村民身份证”等。

    仔细想想,你是不是经常在朋友圈看到网易云的测试&报告截图,然后自己也忍不住点进去玩玩?/网易云音乐截图

    某种程度上,社交娱乐板块支撑起了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活跃度,以及一大半的上市资金底气——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用户数接近6.6亿;90后、00后与10后用户量,接近总用户量50%。另一组由网易云音乐公布的数据显示,其超过90%的活跃用户年龄在29岁以下;2020年新增用户中有60%是00后。

    这意味着,网易云音乐拥有的用户,恰是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主力军——他们有一部分是被社交娱乐玩法吸引来的。

    同时,相关数据显示,2018-2020年,其社交娱乐板块的营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由10.6%上升至49.24%;截至2021年9月底,该占比已上升至56.86%。

    年轻人本身习惯听在线音乐,而且他们容易被好玩事物撩动好奇心。/视觉中国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网易云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权重过大,亦让其被诟病“做好了营销生意,做不好音乐生意”。

    早在2017年,知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网易云音乐“私人FM”是不是越来越差了?

    下方回答列表中,网友们纷纷吐槽,其偏好推送算法越发糊弄人——

    “以前总能给我挖掘到小众的老歌,听得那叫一个舒心,现在翻来覆去就那几首”“为什么不能参考我的收藏歌单,来给我推荐音乐”“每天都给我推一样的歌,算法都这么僵硬的吗”……

    纯粹为听歌而来的用户,对如今的推荐算法,吐槽声连连。/知乎截图

    最后,有网友提出了灵魂拷问:是网易云音乐发展太快、来不及优化算法,还是不在乎音乐爱好者的体验了?

    重提“文艺”?

    或许是察觉到听众的不满,想重固网易云音乐“文艺”根基。在其上市前,丁磊邀请许忠担任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许忠不是商人,而是一位古典音乐指挥家,曾任意大利贝利尼歌剧院艺术总监、首席指挥。

    与固有观念中“圈地自萌”的科班音乐人不同,许忠乐意融入潮流前沿文化。2021年初,他担任话剧《前哨》的音乐总监,并请来了万茜合作演绎。

    于网易云音乐而言,许忠就是一张名片——一张代表小众音乐品位、又不至于晦涩难懂的名片。其背后增强用户粘性的逻辑,与“师母时期”靠小众歌单笼络用户的逻辑一致。

    网易云想要拥抱大众潮流,又想重拾小众属性,其实挺矛盾的。/图虫创意

    另一方面,网易云音乐在2016年启动的“扶持原创音乐人计划”,初衷是为了布局自有音乐版权,以应对彼时的版权混战。

    无心插柳柳成荫,如今其原创音乐人矩阵,凭借着“音乐孵化属性”,成为博得外界好感的王牌,以及盈利渠道之一。

    原创音乐人就业艰难,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中国有52%的音乐人,做音乐没有收入;据《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2020)》显示,中国有86%的音乐人表示,最需要的是曝光渠道。

    网易云音乐给他们搭建舞台,亦是帮自己铸造了一把刀——刺中社会大众同理心的温柔一刀。网易云音乐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平台原创音乐人数量超30万人,曾将颜人中、房东的猫、Vicky宣宣等独立音乐人推入主流视野;中国摇滚乐队“万能青年旅店”在网易云音乐独家上架的数字专辑《冀西南林路行》,曾创下单日销量30万张、总销量660万张的纪录。

    《冀西南林路行》,由豆瓣3.7万人参与、评出9.2分的现象级专辑。

    重视打造社交娱乐差异化、经营文艺小众属性,网易云音乐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加之恰逢“无独家版权时代”红利,上市是意料之举。

    但并非合家欢结局。上市后的网易云音乐仍面临许多困难,比如在近两年,短视频平台强势侵入在线音乐市场。

    近期大热的歌曲《漠河舞厅》首发于2020年,最初没有在音乐平台上掀起波澜,直至2021年10月被短视频博主制作成BGM后,才一夜爆红——在短短两周内,抖音#漠河舞厅#话题相关视频播放量就超过了29亿次。

    换句话说,网易云音乐的竞争者已经不只是腾讯音乐,还包括短视频平台。要在这样复杂立体的市场站稳脚跟,必定荆棘丛生。

    网易云终于盼来了上市的这一天,丁磊,又站在了新的起点。

    让人好奇的是,丁磊是会为这久违的一天如释重负,还是会在夜里,和无数云村村民一样,为茫茫前路独自emo呢?返回传奇理财,查看更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传奇理财 - 投资理财 - 投资理财产品 - 国内 - 国际 - 产业 - 宏观 - 评论 - 人物 - 体育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21 www.cqkjfs.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传奇理财 XMl地图